關於台塑集團

企業展望

全球局勢概況

2015年的全球經濟,延續了前一年的低迷不振,上半年時,雖然有美國及歐盟區的帶動,經濟彷佛有春燕歸來的跡象,但好景不常,第二季起仍因為美國貨幣政策走向不明、地緣政治衝突、恐怖攻擊事件,以及國際原油與大宗商品價格走跌等接踵而來的多重因素,使得國際經濟走勢大幅變動。

年中之後,更因為中國經濟成長減緩情形較專家預期更為嚴重,加上美國及歐盟區經濟復甦的力道放緩,新興市場的經濟成長亦呈現衰退現象,因而連帶威脅全球經濟前景,國際貨幣基金(IMF)更是罕見的在一年內三度下調全球經濟成長預測,由此可見2015年的全球經濟態勢實在充滿崎嶇坎坷。

所幸,低油價刺激了全球油品需求,雖然輕油及石化原料價格也隨之走跌,但跌價幅度尚不及原油的走勢兇猛,兩者之間所產生的價差,反而增加了石化產業的利潤空間。對於以輕油進料的石化業者來說,可謂「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而2015年的台灣,GDP成長率從年初備受看好的「上看4%」,一路如溜滑梯般,慘跌至「保1大作戰」,最終全年成長率僅有0.75%,不僅創下6年來新低,也再次居於亞洲四小龍之末,而且遠遠低於其他三小龍平均的2.3%。不僅如此,2015年底,行政院主計處預測2016年GDP將成長2.32%,但2016年年初又立即宣佈下調為1.47%,在出口方面更是連續衰退,短期似乎沒有改善跡象;同時,大陸經濟成長也持續下滑,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IMF)也相繼下修2016年全球經濟 成長率預估值,因此2016年的台灣經濟情勢恐怕也難以樂觀。

事業經營概況

台塑企業2015年整體營收新台幣1兆9,986億元,雖然較2014年減少20.2%,但因原油價格處於低檔,出現對石化產業有利的價差空間,因此全年的獲利反而提升,2015年稅前利益額達到新台幣2,674億元,較前一年度大幅提升24.1%,也創下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的最高稅前利益率。

台灣

2015年,台塑企業台灣各公司營業額合計新台幣1兆5,594億元,較2014年減少21.7%,稅前利益額新台幣2,271億元,則較2014年大幅增加29.3%。

其中,煉油事業及石化原料部份,均隨時密切注意市場價差,靈活調整產銷模式,在產能利用率提升及石化產品利差擴大等有利條件下,加以積極開發高單價的利基型、差別化產品有成,且致力拓展新興國家市場的策略奏效,台塑企業因而進一步擴大外銷版圖,達到近幾年來亮麗的獲利成績。

同時,為了因應企業永續發展議題,以及環境友善、低碳、低排放的全球趨勢,台塑企業多年前即投入高值化產品研發及生產,例如車用低氣味PVC、機能性纖維、導電級PC…等約140項高值化產品。以台塑公司為例,其2015年投入14.5億元研發費用,順利提升PVC、PP、PE及SAP等產品之差別化,切入嬰兒用品、汽車、隱形眼鏡、光學及保護膜等醫療及高階應用市場,差別化產品利益貢獻由2014年23%提高至34%,顯見此一創新研發方向已展現良好成效。

美國

台塑企業在美國擁有多座上下游垂直整合的石化原料及塑膠加工廠,受惠於全球油價持續下跌,石化產品產生優勢利差,2015年美國各公司營業額合計新台幣1,871億元,較2014年減少16.9%,稅前利益額新台幣484億元,則較前一年成長18.8%。此外,雖然近二年油價走低,但畢竟蘊藏量有限,因此,著眼於美國頁岩氣的龐大蘊藏量及長期低成本優勢,台塑企業已在美國陸續投資新建乙烷裂解、聚乙烯及乙二醇等下游相關石化廠,預定於2019年底前全數完工,將有利於挹注新的成長動能。

中國大陸

台塑企業自20年前即深耕中國大陸市場,在當地設立多座生產基地,投資項目包括石化原料、塑膠一二次加工、電子原材料、重工機械、鋼鐵等事業。中國大陸各公司2015年營業額合計新台幣2,042億元,較2014年減少14.4%,稅前虧損新台幣106億元,較2014年大幅衰退71.4%。主要係因中國大陸石化原料供過於求、調結構政策致內需市場不振所致。但隨著中國大陸生活水平快速提升,未來其內需市場勢將大幅提升,台塑企業已進行寧波廠區二期擴建工程,預定2016年全數完工投產。

越南

台塑企業在越南同奈省及隆安省設有生產基地,主要生產紡織、聚酯纖維、耐隆纖維、以及BOPP、PVC膠膜等二次加工事業。2015年合計營業額新台幣266億元,較2014年減少10.4%,稅前利益額新台幣17億元,較前一年成長13.6%。未來也將配合東南亞市場成長的需求,以及區域經濟免關稅等利基條件,再積極擴建相關產品產能。

另外,也在在河靜省永安經濟區投資105億美元,興建第一期年產鋼胚710萬噸之一貫作業煉鋼廠與山陽深水港,2015年12月已成功試產出第一捲熱軋鋼捲,同時,包括港口、碼頭、汽電廠、空分廠、煉焦廠、熱軋廠等項目均已順利完工,各相關單元也已陸續進入試俥階段,第一座高爐預計於2016年6月點火投產,屆時將成為東南亞地區重要的鋼鐵生產重鎮。

貫徹工安環保管理,落實節能減碳目標

台塑企業除了密切注意國際經濟情勢及國內外投資環境問題外,更兢兢業業致力於內部管理。長期以來,我們深信環境保護與工業發展並重,才能為社會帶來貢獻,同時確保產品安全、員工、包商、廠區與社區安全是企業重要的責任,更是企業競爭力的一部份,因此本企業對於環保及工安一向不遺餘力,對相關設備的建置也都採用最佳技術,並堅持不斷改善,以作為全體努力的目標。

以麥寮園區的單位產品電力及蒸汽用量為例,自1999年開始試俥運轉以來,截至2015年已分別降低58%、71%;再例如 以經濟部2015年所公告「用水計畫書審查作業要點」所訂用水指標計算,麥寮廠區的用水回收率(R1)為98.8%,已明顯優於國內其他石化相關企業之回收率(71~90%)。

與此同時,為了落實節能減碳的目標,台塑企業長期投入大量人力及物力。持續推動節水及節能專案,截至2015年底,已 投資80.4億元完成2,131件節水改善案,每年可節省用水1億1,422萬噸,相當於124萬人一年的用水量,同時投資170.5億元完成6,915件節能改善案,每年可降低CO2排放量1,019.9萬噸,相當於13.61億棵樹的吸碳量;同時,預計將再投資3.7億元推動179件節水改善案,每年可再節水318.4萬噸,以及投資43.1億元推動693件節能改善案,每年可再降低CO2排放量87萬噸,成效顯著,更充分展現對環境的重視和用心。

台塑企業每一年度也積極參加政府多項環保、節能、職場健康等評比,2015年全企業共獲得頒發節約能源績優獎、減碳行動績優獎…等共18項優良成績,同時,14個單位獲得健康職場標章,足見在此等方面的努力已普遍獲得相當的成效及肯定。

社會回饋項目

另一方面,台塑企業很早就體認到企業的成就,除了自身的努力作為之外,也有若干是來自於社會的支持,當企業經營有成時,也應做到「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因此配合社會在每個發展階段的不同需求,持續為社會上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除了在50多年前陸續成立三所大專院校及長庚醫院外,並設立基金會及公益信託,從事各項公益:

  • 校舍重建:從921大地震之後,累計已認養重建75所災區及老舊危險校舍。
  • 老人福利:累計已捐贈約100萬劑、市價約8.5億元的肺炎鏈球菌疫苗供75歲以上老人接種,自2007年開始捐贈疫苗至2015年,合計可為政府節省超過111億元的肺炎醫療費用支出;同時也推動老人住宅改善計畫、樂齡健康活力中心、獨居老人送餐關懷計畫、捐贈老人日照中心交通車及到宅服務車、以及長者圓夢計畫等。
  • 彩虹計畫及戒毒班:持續多年協助雲林、台北、高雄等地監獄,對毒癮愛滋受刑人實施衛生教育、心理輔導及職業訓練等課程,幫助他們出獄後能夠正常回歸社會,再犯率由70~80%降至20%以下,成效相當良好。
  • 婦女及兒童福利:持續多年推動罕見疾病病友醫療及經濟協助計畫、清寒獎學金、兒少機構教育(獎助學金)協助計畫、愛心早餐、未婚小媽媽經濟協助計畫、受暴家庭經濟協助計畫、偏遠地區經濟弱勢學生學雜費補助等。同時,對於身心障礙之兒童,更自2006年起即投入協助,包含提升發展遲緩兒童早期療育專業服務成效計畫、捐助身心障礙者生態農場、以及身心障礙機構設施經費等,持續協助身心障礙者及發展遲緩兒童約15,000人次,每年捐助機構達40餘家。
  • 其他社會公益:持續多年資助多項運動優秀選手訓練、國外參賽及培訓等費用;並且推動在地文化,捐助明華園、紙風車及亦宛然等地方特色藝文團體公益演出,提供偏鄉民眾雅俗共賞的藝文饗宴。

更值得一提的是,台塑企業所推動的公益項目中,有多項均為台灣首開先例,而且能達到全面提升照護機構的服務品質及永續經營的目標,循此而充分實踐二位創辦人回饋社會的理念。

國內經營環境隱憂

台灣是一個典型的海島經濟,天然資源缺乏,內需市場狹小,人口密度是世界最高的國家之一,數十年來都是仰賴出口維持經濟成長,國人生活水平得以不斷提升,也因此過著安和樂利的生活,由此可見經濟發展的重要性。但多年來的朝野對立與內耗紛擾,嚴重影響經濟表現,其中最難解的議題又屬「環保」,致使多項大型國內投資案均面臨環保聲浪凌駕於經濟發展之上的困境,被迫一拖再拖,延宕多年,甚至無疾而終。

就算投資案過關,營運後的企業也面臨財政收支劃分制度的缺陷,頻遭地方政府處處設限或要求種種補貼,甚或近年來朝野各界以爭取曝光率及選票為出發點,提出一連串完全漠視產業發展,且不利於國內經濟的訴求,像是縮減工時、限縮空污排放、禁止燃煤發電、開徵耗水費…等等,不一而足,不僅一點一滴墊高企業的經營成本,也降低了國內外廠商的投資意願。

早期外資來台投資,主要係看中台灣的特殊地位,可作為前進中國大陸市場的跳板,而今,此一優勢已不復存在,投資反而紛紛轉向已積極簽署多項自由貿易協定(FTA)的南韓或是東南亞新興國家,其中2015年南韓的外人直接投資(FDI)成長率為10%,越南更是大幅成長17.4%,台灣則減少16.9%,外人投資台灣的意願低落可見一斑。

外資不來、資本外逃,內憂外患

不僅外資不來,國內也有明顯「資本外逃」現象。根據投審會統計資料,2015年核准外資來台投資合計只有50.4億美元,但台灣的對外投資金額卻高達217.1億美元,資本流出是流入的4.3倍,這種情形能不能扭轉,就要看 台灣的環境能不能改變。以台塑企業為例,2012~2014年的 國內投資佔75%,但2015~2017年將降到20%,海外投資 反而增加到80%。台灣近幾年也有多起向外發展的大型投資案,像是台積電在中國南京設立12吋晶圓廠、石化公會領軍 投資的中國福建古雷石化園區、長春石化在新加坡裕廊石化專區設廠等等,都是非常實際的案例,可以說是在內憂外患的經營環境下,企業界不得不為的決定。

「資本外逃」的兩個必備條件,除了內部投資環境惡化的「推力」,還有外部更佳條件吸引的「拉力」,兩者結合才能完成,而探究台灣外部的拉力,主要是來自於全球重要經濟體洽簽FTA的態勢,而且此一態勢方興未艾。多年來,台灣企業界與專家學者對此紛紛提出警訊,大聲疾呼政府要加緊腳步,尤其與台灣產業結構相近,且外銷產品達7成重疊的競爭對手--南韓,已呈現大幅領先的優勢。

政府應加強外貿協議,提高台灣投資誘因

美韓FTA自2012年3月開始實施後的三年間,南韓出口美國的金額大幅成長23.4%,台灣卻倒退1.1%,此消彼長的情勢相當明顯。同時,在中韓FTA於2015年12月生效後,南韓已躍升為大陸第一大進口國,未來隨著中韓FTA貿易關稅優惠幅度逐步擴大,佔台灣出口比重達四成的大陸市場恐將逐漸被南韓取代,其威脅程度不容小覷。

此外,東協經濟共同體(AEC)已於2015年成立,而TPP(以美國為首的「跨太平洋經濟戰略夥伴協議」)及RCEP(以中國大陸為首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即東協十加六)亦將在2016年陸續簽署,台灣不僅未能積極參與,且現階段與中國大陸的貨貿協議已延宕多年,恐連帶影響其他國家與台灣洽簽FTA的意願,邊緣化的警鐘已聲聲逼近,未來台灣恐將陷入邊緣化、空洞化的泥淖中而難以自拔。

期許與展望

展望2016年,歐元區與日本將持續採取寬鬆貨幣政策刺激經濟,惟此一政策已顯現效果非常有限,而且各界預估美國在2016年還有升息動作,仍將影響其他國家;另外,中國大陸因製造業產能過剩,持續推展「供給側結構改革」,經濟走勢恐趨保守;再加上全球貿易動能走緩,地緣政治衝突仍有機會發生,預估2016年全球經濟發展的變數仍多。

而在石化產業部份,2016年上半年油價預估仍將處於弱勢,主要因為原油供過於求及庫存量仍高所致,因此原料價格仍在低檔,再加上整體石化景氣尚未明顯好轉,下游客戶仍將保守觀望,油價縱有反彈也是大漲不易。下半年部份,美國能源部預估頁岩油產量將減少,加上美國升息等不確定因素消除後,將有利於油價波動趨於穩定,國際能源署(IEA)也預估全球油品需求將逐季成長,有助於去化高庫存,國際油市正往平衡的方向邁進。整體而言,2016年石化景氣預期將與2015年持平。

產業發展環境充滿威脅與挑戰

台灣方面,投資及出口不振已是長期且嚴重的問題,我們深切期盼政府團隊務必審時度勢,深刻體認台灣內部的產業投資和經濟發展,已面臨岌岌可危的處境,亟需大刀闊斧、因勢利導,創造一個更好的投資環境,以幫助產業發展,進而提振國內外對台灣的投資意願。一旦產業獲得發展,經濟將隨之成長,社會及人民也能富裕安定,這是非常淺顯易懂的道理,也是賢明政府應有的治國思惟。

台塑企業一如前述,為了股東權益與企業永續發展著想,不得不大舉轉往海外佈局,未來台灣的發展除持續拓展新興國家市場外,並將以「高值化」、「差異化」及「國際化」等方向為發展主軸,例如:台塑公司持續強化風力發電碳纖預浸布、高吸收速度 SAP等產品;南亞公司投資光電級聚酯膜;台化公司開發醫療級抗γ-ray PP及PC等產品;台塑石化公司持續投入油品優化、氫化苯乙烯嵌段共聚物(HSBC)、C5氫化石油樹脂(HHCR)等產品。

此外,其餘轉投資公司也積極朝向綠色新能源產業發展,像是UV LED、鋰鐵啟動電池、風力太陽光電整合系統電池、生技醫療產業等等,以因應全球節能減碳及人口老化的趨勢。同時,DRAM產業也積極導入20奈米製程技術,預計在2017年開始驗證及量產,以因應近年來行動裝置零組件更輕薄短小的需求。

積極佈局,在變局中開創另一番前景

而在海外部份,越南大煉鋼廠刻正日夜趕工,積極推動建廠工程,以期達到2016年6月第一支高爐點火的目標;另外,因應中國大陸內需市場持續擴張,以及美國頁岩氣的未來前景,台塑企業在中國大陸及美國的擴建計畫,也早已分別積極推動中,未來更將密切掌握相關動態,及早籌謀因應對策,以突破經營上的種種困難與挑戰。

對於企業而言,不論外部環境如何變動,企業堅實的經營體質,以及隨時靈活應變的能力,無疑是因應全球化快速變動的基本條件。台塑企業過去六十多年來,無時不忘懷憂思危,兢兢業業、用心追求各項管理合理化,因而奠定了穩固的基礎,在各項產業的發展上也極力取得良好成績。未來,更多難以預測的考驗,仍有賴我們審慎籌謀以對,在全球競爭愈來愈激烈的時代,台塑企業仍將深耕技術,開發差異化產品,積極轉型與升級,同時密切掌握市場動態,積極佈局,在變局中開創另一番發展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