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與產業兼顧的生根深耕

2017 / 09 / 22

留言給我們


台塑企業感謝您的瀏覽,如果您對文章有任何問題與意見回饋
麻煩請詳細填寫下列資訊,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絡。
(*為必填欄位)



  • 姓名*:
  • Email*:
  • 聯絡電話:
  • 問題與意見*:
  • 送出留言

面臨政府在經濟方面的重大政策改革,企業主應建立正確觀念,走出自己的路

1980年代,是台灣邁向全球化、大幅降低關稅、取消進口管制、匯率自由化與開放金融業及環保運動(環運)興起的年代,經濟上貿易順差持續擴大、外匯存底加速累積,導致與美國貿易摩擦加劇、物價與新台幣面臨大幅升值壓力。

1985年9月1美元兌換新台幣40元左右,因台美貿易逆差擴大,在美國壓力下,中央銀行採緩慢升值方式,1989年1月升值到28元,1992年7月升值到24.5元,這樣大幅的升值對台灣出口導向的產業,尤其是勞力密集的出口產業,帶來很大的衝擊。為導正總體經濟失衡,政府宣布實施「經濟自由化、國際化與制度化」重大政策改革;創辦人也認為,產業界應改以積極主動的作風,走自己的路,迎接自由競爭的時代來臨。

政府戒嚴令解除,民眾的環保概念及參與公共決策的意識也隨之提升

台灣的環運萌芽於1970年代中期至1985年間,以生態保育訴求為主、反公害為輔。這段時期,環保團體紛紛成立,經由環運的洗禮,民眾的環保概念及參與公共決策的意識大為提升。為因應反公害抗爭風起雲湧的社會趨勢,中央政府在1987年設置了「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各級地方政府也設置了環保部門,持續推動新的環保政策,業者也開始注重環保形象。

1980年代中後期至1990年代前期,本企業宣佈廠址位於雲林麥寮的六輕計劃,並成立台塑石化公司,從事油品煉製及行銷,在美國德拉瓦州分別成立台塑美洲公司、南亞美洲公司。企業雖朝著穩健的腳步邁進,但在這期間景氣有好有壞,對於企業營運難免產生若干影響,創辦人回顧整個國家社會的進步與缺失,強調在謀求改革的過程中,亦要顧及現實;憑藉勤勞樸實的心態與追根究柢的處事方式,逐步建立企業永續的根基。

將累積的生活智慧運用於管理,實現經濟成長與環境保護共存,創造雙贏

創辦人「走自己的路」與「生根深耕」中所闡述的時代問題,例如環保與經濟能否兼顧、工業污染是政府默許(廠商只想賺黑心錢)、工潮與抗爭及環保運動等,以及某些沒有實務經驗的學者做出膚淺分析,讓社會瀰漫不正確的觀念。

創辦人認為,若以實事求是的態度深入探求,則經濟成長與環境保護並非兩難。企業從事工業生產,就應該要建置完善的設備,才能達成良好的生產效率與品質,如果在生產過程中造成污染,也算是績效的損失,且影響工作人員情緒,降低工作效率,這是企業忽略了本身的義務。

舉例來說,台化公司於1973年投資福懋纖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為賴樹旺先生,與他合作前兩人就相識,賴董事長經常邀請創辦人去參觀他經營的農場。創辦人發現,賴董事長對經營農場十分用心,不僅對農場裡的一草一木瞭若指掌,他在農場裡養了一些牛,把牛糞用在農地裡,不僅充分利用了牛糞,同時也改良了土質,做到了兩全其美。

後來在福懋公司的工廠投產前,賴董事長在工廠裡種了2,000多棵椰子樹,不但美化環境,又可以收穫果實,賣椰子的收入還高達600多萬元;他同時也飼養了130多頭豬,每天屠宰1頭供應工廠伙食之用,工廠開工好多年都不需要向外購買豬肉,且每頭豬約可賺取4,000元,還讓工廠每個月能有10多萬元的收入。而工廠餐廳的餿水也不浪費,回收用來飼養豬隻,且豬隻的排泄物以及屠宰後的殘餘物,都可做成肥料,使得工廠的一草一木都長得翠綠茂盛。所以一項產物是黃金還是垃圾,端看人如何發揮自身智慧去運用。

經濟與環保的基本目標都在創造生活的福祉,因為發展經濟的基本目標,是在創造良好的生活,而舒適的生活環境則是民生福祉要素之一。環保與經濟成長之間,實際上是可以經由正確的途徑努力達成,重要關鍵在於我們對此議題是否具備充分的共識,對於企業,能符合政府設定的管制標準;對於個人,做好自身的環境保護。

一點小小的處事構想,逐漸形成事業起步的基礎

創辦人於書中再次回顧了他剛開設販米店的情景,為了要讓顧客感覺滿意、樂於前來光顧,除了製作客戶買米日期的控制表外,也一一登記了每家用戶的領薪日期,用來配合送米及收款。沒想到這一點小小構想,竟能做為起步的基礎,逐漸演變成為事業管理的理念,到今天本企業各項管理制度的基本概念,可說都是起源於此、取用其精神來加以制訂的。

所謂「謀事在人」,創辦人不斷地藉由不同的案例讓我們瞭解「態度」的重要性,「態度」是突破企業經營極限的最好工具,一個人的態度改變,是一個企業的經營極限,而一群人的態度改變,則是整個社會的發展極限。創辦人的處事態度與個人特質也形成了特有的「台塑企業文化」,不僅奠定了企業的經營宗旨與管理制度、員工的價值觀念與行為準則,更是推動企業發展的不竭動力。

從開設米店、磚瓦廠、經營木材行到塑膠工廠,創辦人白手起家的創業精神與做事態度,以及本企業在事業發展過程中實際遭遇的困難、阻礙以及不合理待遇,這些經歷,正足以說明台灣初期工業的舉步維艱。雖然社會型態必定隨著時代進步而有所轉變,但是創辦人堅信,即使在困頓的處境中,只要咬緊牙根,努力克服,建立穩固的企業基石,依然能夠衝破難關,並朝向自我設定的前景邁進。

農事耕耘需配合天時運轉,但企業經營無春夏秋冬之分

創辦人以耕耘比喻企業經營,農事耕耘要配合天時運轉,但企業經營卻無春夏秋冬之分,必須隨時隨地針對問題謀求合理化,點點滴滴累積,還要追求止於至善,這樣才能體悟自己未來要前進的方向與道路。

就如同儒家的經典《大學》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止」就是人生的目標,知道所要到達的理想境地,才能立「定」志向,「靜」下妄心,居處「安」穩,思「慮」周詳,「得」到至善的境界。不知「止」的人,只會漫無目的地隨波逐流,東漂西泊,最後光陰耗盡,一事無成。所以當我們面臨困難與磨練時,不妨暫時停下腳步,重新自我審思後,再向前跨出穩健地步伐。

《閱讀書目》
王永慶(1989),「走自己的路」(初版)。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王永慶(1993),「生根.深耕」(初版)。台北:宇晨企業有限公司承印。
黃德海(2007),「台塑打造石化王國」(初版)。台北:天下遠見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