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針對濁水溪揚塵、PM2.5及在台投資等議題發表看法

2018 / 07 / 29

留言給我們


台塑企業感謝您的瀏覽,如果您對文章有任何問題與意見回饋
麻煩請詳細填寫下列資訊,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絡。
(*為必填欄位)



  • 姓名*:
  • Email*:
  • 聯絡電話:
  • 問題與意見*:
  • 送出留言

編者按:總裁於2018年2月8日出席台塑企業總管理處暮年會,針對媒體報導之濁水溪揚塵、PM2.5及在台投資等熱門討論議題,提出見解輔以資料佐證,洗刷六輕及石化業的污名,導正視聽,並再次提醒同仁工安的重要性。

選舉症候群一:冬日枯水期的濁水溪

最近碰到選舉症候群,也就是選舉的議題,例如:濁水溪沙石飛揚時,就責怪六輕用水過多,所以河床比較低,當東北季風一來,河床沙塵就漫天飛揚。我告訴大家,有一位曾經擔任水利署組長的人物,叫做「張炎銘」,他在今年1月29日投書自由時報,表示1908年日據時代,已為濁水溪兩岸編列了229公頃的保安林地,來對抗沙石飛揚,所以濁水溪沙石飛揚的問題,

『所以濁水溪沙石飛揚的問題,在當時的日據時代就存在了』。

 

張組長在1970年的時候,跟他的老師一起去勘察濁水溪、大安溪及大甲溪下游,都面臨相同的情形:在枯水期的冬天,東北季風一吹,就會有沙塵飛揚的問題,如此來講跟六輕的用水應該沒有直接關係。

講到這裡,我們回顧一下,「集集攔河堰」供水給六輕使用的歷史。早在李登輝當省主席的時候就有這個案子,但是因為要供給農業用水,是不要錢的,沒有經濟效益,所以這個案就擱置了,直到啟動六輕建設工程的時候,才把「集集攔河堰」的工程翻回來開始啟動。我們來看看集集攔河堰的用水分配好了:

『集集攔河堰雖然是為了六輕才建造的,但是主要用途仍是供應農業用水,

北岸的彰化縣,使用了41%的水,

南岸的雲林縣,使用了52%的水,

六輕只用了5%,其他2%就是補充當地自來水不夠的部份。』

 

然而,社會大眾還是認為六輕用水太多,因此枯水期的時候,就逼著我們要做海水淡化。我們瞭解農業用水是必要的,但是海水淡化對於位處亞熱帶的台灣來說是非常昂貴的,因為海水中有許多的海藻,逆滲透時容易使滲透閥塞住,而且海水淡化需要使用電力,也不是一個理想的方法,最好的解決辦法還是節省水資源。

選舉症候群二:台灣PM2.5的主要來源

另外一個選舉症候群就是PM2.5。說到PM2.5,台化彰化廠區內的發電廠在2016年9月被迫停工,因為彰化縣政府說影響居民的健康安全,但是根據環保署資料,2015年到2017年這三年PM2.5的平均值是23.8、24跟23.8μg/m3,幾乎沒有什麼差別。

外界分析這個PM2.5到底什麼時候高、什麼時候低,但很可惜,環保署有二個版本的作法,第一個作法是電腦自動每小時取樣監測1次,第二個作法是人工取樣,每3天取樣監測1次,兩個作法都是合法的,也符合環保署規定,但是事實上有很大的差別。

『依據環保署的資料,台灣PM2.5有三分之一來自交通,就是汽車、機車的來源,

三分之一是境外輸入的,四分之一是工業的,

剩下10%左右就是自然、天然的,因為自然界本來就有灰塵,

從PM2.5慢慢凝結到PM10,PM10就會掉下來,

這是空氣自然清潔的現象,自然界的一種正常循環。』

 

環保署署長也曾經說過,台灣大概有7萬家的餐廳,大概有10%的PM2.5,比石化業的2%、發電業的2.5%都還要高,甚至只要抽一根菸,大概就有幾百PPM的PM2.5在空中飄揚,所以大家還是不要抽菸好,我以前也抽菸,自己也製造了很多PM2.5,但已經戒菸很久了。

台灣發電裝置容量大概有5,000萬瓩,燃煤大概1,800萬瓩,燃煤發電佔台灣總發電量大約40%,台化彰化的電廠大概26萬瓩,佔整個燃煤發電的1.5%左右,所以這個量坦白講很少。

剛才說到PM2.5有電腦取樣跟人工取樣,那我用電腦取樣來比較好了,因為它每小時取樣監測1次,人工取樣是3天取樣監測1次。我們把前三年的自動取樣監測數字稍微統計一下,就會發現每年的第一季跟第四季都是PM2.5高峰期,而到了第2季跟第3季數字就降下來,為什麼會這樣子?因為第一季和第四季有東北季風,東北季風一來,就是剛才講的三分之一的境外輸入,所以我們PM2.5在秋冬,也就是在第一季跟第四季都會升高,第二季、第三季就會下降,所以有些事情應該要得到真實的資料,不要隨意聽信人家說法,因為PM2.5的來源非常複雜。

遵循工業安全SOP對石化產業的重要性

說到這裡,我們也要正視工安的事情。最近中油的桃園煉油廠發生火災,依據報紙所寫的,還有私下瞭解,這個火災的主因,就是他們的員工沒有依照SOP去操作,才會發生火災。

所以總管理處針對各公司是否依照SOP來執行,應該要加強監督。我們現在維修時SOP怎麼做呢?我們當時也是參考新加坡的作法,他們在維修前會共同討論,拿預定要維修的設備立體管路圖Isometric Drawing,大家來討論,哪一個位置需要保養,然後要保養時,哪個閥是要開的、要關的,都必須要掛牌,等到維修完再拿掉掛牌,並且回來核對這張圖,如果有不足的,就是現場還有掛牌的,就是還沒有經過檢查,這樣做的話就不會發生遺漏。中油這次就是忘記關掉某一個閥,所以加熱爐裡面過熱,引起管線破裂而發生火災。

我舉兩個例子,讓大家瞭解遵守SOP的重要性。大家知道在化工廠抽菸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我們在台塑美國德州廠曾經發生一個很有趣的故事,某一位老外他跑來說某同事在工廠裡面抽菸,若在台灣看到同事抽菸,主管看到會說:「沒有沒有」,幫忙保護他,怕他受到處分。所以美國德州廠他們收到有人舉報同事抽菸,反而不像在台灣幫忙掩飾,後來他說了一句很重要的話,這個老外說:「他抽菸我危險。因為化工廠是很危險的地方,萬一爆炸,我的生命也會危險」,我認為他們的想法很正確。

另一個故事,就是在台塑路易斯安那州的鹼廠,旁邊別家公司的一個工廠,有一個操作員他從來不戴護目鏡,他的主管叫他一定要戴,他也不肯戴,結果有一天在維修的時候,燒鹼碰到眼睛變瞎了,這個主管到醫院去看他,他不讓主管進去,他說:「我當時沒有戴護目鏡,若你把我免職,我今天也不會瞎,就是因為你沒有把我免職,我今天才會瞎了」。

『所以,廠內有任何危險動作,若是你不檢舉他,反而害了他。

我們中國人的作法,卻常常不覺得自己可能有危險,

而且還認為理所當然幫同事掩飾,這是很不應該的,

主管說這個動作有危險,你自己不改進而且還不聽話,主管就要嚴格處理。

因此總管理處對各公司的SOP執行,就要嚴格的來監督。』

 

選舉症候群三:在台投資?不投資?

我上次也講到,從陳水扁總統開始,我們四大公司一年的折舊大概有600億,那麼到蔡總統選上的時候,剩下大概400億折舊費用,到今天蔡總統當選快要兩年了,現在剩下不到300億。大家都知道,有投資才有折舊費用,有投資才有將來,很可惜的是,我們折舊費用一直減少。

去年年底,我到大陸舟山群島去走了一趟,三年前我也曾到過舟山群島,當地領導說這一個地方要建造一個煉化一體的產業,這次我去了嚇了一跳,只有一年時間,土地幾乎都弄好,已經開始在建廠了,當地還要挖山來填海造地,變成一個很大的園區。它的計劃分成2期,1期2,000萬噸,總共4,000萬噸的煉化一體工廠,我問領導說,怎麼那麼快,不到一年設備已經在安裝了,他告訴我,所有工廠外面的填海造地、馬路、造橋,包括環保申請等等,全部都是地方政府的事,業者只要負責建造工廠。你們看,大陸拚經濟,是這樣拚法的,由政府對政府在申請環保的執照,絕對比民間對政府應該更容易一點,所以大陸是這樣做,台灣卻處處都不能做。

例如,六輕4.6、4.8、4.9期擴建案,到現在已經過了六、七年了,都還沒有下文,甚至於台化4.6期擴建案,它的用水量、能耗、空氣排放及污水排放都比原來還要少,而且增加的產品產量不超過10%,依照法令,產量增幅在10%以下只要做環差就可以了,但是經過多次送件,已經過了六年多了,卻被要求要重新做環評。在這個期間,我們所有的新投資案都已經在海外陸續展開了,包括美國、越南及大陸。

最後,祝福各位同仁新年快樂,喝酒不要開車,為了安全,請大家確實遵守喝酒不開車的原則,謝謝各位!

to top